租车应用鼻祖Uber诞生了,不甘于坐满是烟味的计程车而用过多次UBEHighlander服务

2020-02-27 作者:综合新闻   |   浏览(179)

UBER入华其实有一段时间了:早在去年8月,UBER已经悄悄的在上海推出服务,随后扩大到广州、深圳。经过小半年的试运营,今年2月终于宣布在中国正式上线,不过城市名单上还是缺了北京,这也使很多朋友无缘体验其服务。作为一个从去年开始因为老婆怀孕,不愿意坐满是烟味的出租车而用过多次UBER服务,并且和多个司机进行过深入沟通的用户,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下体验,并将UBER与更知名一点的易到用车做一个简单的PK。

作为外来者兼陌生者的Uber,相比关心谁是鼻祖,人们似乎更关心谁更“优惠”。还有,宣称走高端路线的打车软件Uber,能在这片红海中杀出一片蓝天吗?

图片 1

2月17日,深圳欢乐海岸紫苑,在欣赏完唐朝茶艺表演完后,记者终于见到了Uber的亚洲运营总监Allen,这位金发碧眼的亚洲总监提醒第一时间记者:“不管是嘀嘀打车,还是快的打车,他们其实都不是移动叫车概念的创始者,Uber才是租车应用的鼻祖。”

未扩张的UBER Black服务

在国内,无论是嘀嘀打车、快的打车还是大黄蜂打车,这些打车软件企业如今在风投公司的撑腰下,正在为争夺用户酣战中。作为外来者兼陌生者的Uber,相比关心谁是鼻祖,人们似乎更关心谁更“优惠”。还有,宣称走高端路线的打车软件Uber,能在这片红海中杀出一片蓝天吗?

UBER可以说是打车应用的鼻祖。在美国有UBER Black,UBER SUV,UBER X等一些等级分类,而在上海暂时只有UBER Black,也就是UBER的豪华车系列,主要车型是奥迪A6和奔驰E300。据说还有两辆奔驰S350,不过我是一次都没遇上过。车型和出租车不一样,当然价格也不一样:20元起步价(不含任何免费公里)+0.80元/分钟+4.12元/公里。简单来说,同样的距离,价格大概是普通出租车的2.5倍。而且这个价格已经是今年1月下调30%以后的结果,之前更贵。当然,豪华的价格,换来的是优质的服务。

图片 2

图片 3

打车软件中的“苹果”?

我最初几次遇到的司机都是穿西装,戴白手套,上下车均会为你开门,安放行李。至于矿泉水、充电口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车内非常整洁、车况也很新。随着队伍的扩张,穿西装的少了,手套也不戴了,不过其它的服务水准没有下降。

租车应用真正起源是在2008年的巴黎LeWeb互联网峰会,当TravisKalanick和GarrettCamp站在风中瑟瑟发抖,Greett提出:假如我可以在手机上按一个键,然后立刻出现一辆车就好了。于是,租车应用鼻祖Uber诞生了,不按常理出牌的Kalanick,也因此被列入硅谷创业人物的“坏小子”系列。

App设计风格极简

Uber既不拥有任何一辆汽车,也不雇佣任何一个司机,只是一款智能手机平台。目前在全球25个国家、超过70个城市可以使用,过去三年用户数量平均每月以20%的速度增长。与本土打车App不同,Uber的中国合作伙伴并不是大街上的出租车,而是豪华汽车租赁公司,为用户提供的都是配备司机的豪车辆,车型包括奔驰s350、奔驰e300、奥迪a6和奥迪a6加长版。因为定位在高端打车服务,Uber被看作为是打车软件中的“苹果”。每辆豪车都在所属的区域等候被“叫到”,在接收服务器派送的指令后,除了要求司机在限定时间内联系乘客,司机也需要为乘客提供开门和关门的服务,车内同时提供充电、饮水等服务,由于支付方式绑定信用卡,因此到达目的地后乘客可以马上下车,无需现金交易。在服务结束之后,用户也会收到一封邮件,用户可以查看里程数、收费数目和附上行驶线路图。

UBER的App是我用过的App中最简洁的,没有之一。第一次注册后,以后每次打开直接定位到当前地点,显示车辆预计到达的时间,当然也可以拖动地图选择上车地点。然后点一下到达时间旁边的小箭头,按下确认车就会过来。不用输入目的地,也没有加价功能,反正派的就是离你最近的司机。当然也有个不好的地方:不支持预约,只能随用随叫。下单之后,会在地图上显示司机的位置,并根据路况随时更新剩余的到达时间。

不过,最大的亮点并不是这些,在美国Uber还可以提供送花、送快递、送蛋糕、送冰淇淋等个性化服务。Uber的高端私人打车服务概念,正是其成功吸引风投的原因所在,据悉,去年7月Uber从Google以及德州太平洋集团(TPG)完成了接近3亿美元的C轮融资,成为其历史上最大一笔投资。

图片 4

Uber去年2月进入新加坡市场标志着这家公司开始全面开拓亚洲市场,在亚洲Uber已经相继进入了首尔和台北,日本、中国内地、印度,泰国,则是今年主要进攻的亚洲市场阵地。上海则是Uber入华的第一站,从去年8月开始试运营,广州和深圳则从今年1月才开始试运营,不过,竞争最激烈的北京市场始终仍没有计划。对此,Allen解释称,在选择城市标准方面,Uber是根据城市的人口比例、消费水平以及用户注册情况来作决定,因此我们的扩张计划是没有硬性指标的,北京也会等到条件成熟时再进入。

由于目前UBER在上海的车还不多,所以往往要等上20~30分钟,最长的遇到过要等一个小时司机才能到。车到了,App会提醒你去路边等候。等到了目的地,直接下车走人就好,UBER会根据司机端应用统计的里程和时间信息计算费用,并从我的账号中扣钱(之前是仅支持信用卡,现在又加上了支付宝)。大概1分钟左右,就会收到扣费的通知,并且收到电子账单。

“6个月试验期后,我们发现上海第一周订车辆超过旧金山、纽约等全球其它城市试验期后第一周的订车量,事实上中国市场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难。”Allen表示。不过,据记者了解,目前Uber在深圳配备了约10辆奥迪汽车,其中五辆分派在富人集中的福田区,南山、罗湖等其他地方约两辆左右,每辆汽车日均约6张签单,无论是配车规模还是客单量,深圳的规模还比较小,华南区仍处在起步阶段。

整个过程更像用一个私人豪华车司机的体验:手机点两下,车就过来。UBER的定位比较准、司机素质也比较高,通常不用再电话和你确认“你在哪里”。上车,告诉司机想去哪里,到达,直接走人,就这么简单。美中不足的是,如果要有急事,目前UBER还真指望不上。

服务本土化,价格“高大上”?

与易到用车的PK战

Allen告诉记者,在刚过去的双节,那天每一位Uber的消费者上车后,都会免费赠送一支玫瑰花,不少消费者表示非常惊讶,而这就是Uber主动为每一个城市所做的“本土化”的尝试。

因为中国的政策原因,UBER在上海都是与租车公司合作,据司机反映,UBER每辆车要付给租车公司每天2000~3000元,司机向租车公司领工资,每单UBER另外补贴司机10元。由于车不多,用户也不多,所以司机很多时间都浪费在等待乘客和去上车地点的路上。

Uber全球共700位员工左右,每个城市都会配备只有3名员工的“本土化小团队”,主要负责当地创意营销、联系合作伙伴、客户需求跟进等等工作。亚洲市场扩展负责人李卓飞告诉记者,在进入一个新的城市之后,Uber的这个本地团队的任务就是如何让Uber更接地气,这是Uber快速增加用户的好感度和提升品牌认知度的主要方式。进入中国市场之后,新版Uber已经可以接入支付宝作为支付手段,接下来Uber可能也会慢慢接入微信支付、微博分享等其他本地应用。

一月份的时候,平均每天做不到10单,即使是现在也就每天十多单,远低于出租车的水平,大部分还是近距离的活,平均客单价不到100元。这样算来,每辆车每月UBER大约要补贴3万元,上海目前约80辆车,一个月就是240万。当然,钱对于估值35亿美元的UBER来说不是问题。据说他们准备拿出2亿人民币来进行中国市场的前期补贴。

定位高端服务的Uber,定价难免也“高大上”。在新加坡,乘坐同样里程的Uber要比乘坐一辆标准的现代Sonata出租车贵上1.5到2倍。国内的Uber暂时还没有启动即时运送服务,仍以打车业务为主,不过同样的里程Uber平均比出租车贵1倍左右,不少用户表示Uber的资费比较贵。

相对于UBER,相信大家对易到用车要熟悉的多。在这里可以做个简单的PK:

所谓的高端的私人服务,收费也不便宜。今年春节期间,华人地区的Uber用户可以花上百美金叫来舞狮队进行表演助庆,去年情人节美国、韩国等地的用户,按下应用程序“玫瑰花”按钮,Uber司机就会为用户的爱人送去鲜花,服务收费约150美金。

  • 1、目前来看,UBER在中国还没有对易到用车形成什么威胁,更不用说影响到传统的出租车市场了。UBER引以为傲的派单系统,因为司机和用户数都不足,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其颇受争议的浮动计价系统,在美国高峰时最高可达平时的4倍价格也没有在中国落地。

  • 2、由于中国私车没有经营权,UBER只能出高价和租车公司合作,这限制了UBER的投入规模和扩张速度。

  • 3、UBER目前在中国的布局只是显示下其存在,如果没找到合适的破局之道,未来和“本地版UBER” ,也就是易到用车去比拼估计会遇到当年Groupon面对美团一样的困境,因为水土不服而败下阵来。

不过,Allen并不认同价格过高,Uber是按照当地合作的汽车租赁公司的收费情况以及当地的生活水平来设定起步价,不同的城市Uber的收费的标准不一样,不过差价仍是控制在合理范围,也会根据需要作出微调。据悉,今年1月初,Uber在上海地区起步价由原来60元下调至30元。

无论如何,作为用户,市场上多些竞争没什么不好,UBER的存在,也能够鞭策易到用车把服务做得更好,价格降得更低。而UBER如何在本土化扩张中抵住竞争,逐步引入北美那些更加丰富的服务内容(甚至涉足快递),也是打车应用鼻祖需要继续思考的事。

高端市场难入门

备注:本文作者童豪良,高德车联网业务中心总经理

在美国,Uber可以与出租车公司、汽车租赁公司甚至私人签署合同,让车主通过Uber接收订单,但并不和公司签署硬性合同,也就是除了Uber之外,允许租赁公司继续使用自己的订车系统,可以只在车辆空闲的时候使用Uber。

图片 5

与美国模式不同,Allen表示在中国不会与个人合作,Uber采用与租车公司合作、由租车公司提供车辆和司机的盈利分成模式。据了解,深圳的每一位司机都有指定的客源区域,司机只能接收附近的租车信息,并要求租赁公司必须使用Uber软件,司机不能挑选客人。

Uber与租赁公司一般采取2:8分账模式,对不少豪车租赁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资源优化工具。一部豪华车的日租市场价为800元,但每辆车平均有15天是处于闲置状态,但接入Uber业务之后,按照现在每辆车日均6张签单、每笔消费约80元来计算,一辆汽车每月至少为租赁公司创造11000元的收入。若按照Uber每月20%的用户数量增长速度,Uber给豪车租赁公司带来的利润空间是可观的。

目前国内Uber提供的full-time服务里只有叫车服务,还没有送包裹,送花,送家具等即时运送的服务,换言之,Uber的主营业务仍非常接近国内打车软件,嘀嘀和快的,尤其是模式比较接近的易到用车,即便是从高端的细分市场切入,Uber要从中分一杯羹并非容易之事,截至2013年第三季度,嘀嘀和快的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80%。

在抢夺客户资源方面,Uber办法似乎也不见得有多高明,同样都是烧钱,用户首次使用也可以获得100元的赠送金额。打车软件“烧钱“在行业已达成共识,腾讯投资的嘀嘀打车接入微信支付后开始实施打车补贴政策,乘客和司机只要使用微信支付,便可获得10元补贴,而由阿里投资的快的打车也在同时段开展补贴活动,乘客和司机通过支付宝支付同样可获得10元补贴。

虽然Uber也加入了“烧钱”的队列,但Allen表示,在中国Uber是也不可能像国内的打车App公司一样,通过千万级别的烧钱来占领市场,Uber“烧钱”的级别与嘀嘀它们不是同一级别,Uber更注重把钱花在可以提升本土化的服务增加消费者对品牌认知度的事项。

熟悉嘀嘀打车的相关人士指出,由于在初期Uber不会与出租车公司接触,而是会和一些高端租车公司合作,并没有直接与出租车行业产生冲突,因而期在大众打车市场应该是波澜不惊,而且在国内政府管制相对严格的情况下,Uber在公共出租车领域很难有大发展。

作为外来者,虽然以“高姿态”进入中国,但高端租赁领域这一市场目前门槛很高,大众出行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观念仍在提升阶段,Uber完全进入中国市场仍需要较长时间,在竞争激烈的中国,Uber最终落脚点很有可能只是较为小众的高端市场。

小结:

Uber以科技优化者的身份介入了我们的交通运输生活,既优化了租赁公司的车辆派遣,也为我们带来了优质、快捷以及个性化十足的交通方式。正如CEO卡兰尼克(TravisKalanick)所言,Uber可以提供的服务已经远远超过单纯的交通工具,我们应该把Uber看成是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与运输方式的交汇点”。

Uber能不能在中国高端租车市场活下来,能不能成为打车软件中的“苹果”,仍待时间检验,但可以看得见的是,Uber的诞生迎合了大都市人们新的生活方式需要,它以崭新科技姿态试图引起一场消费方式变革,让更多不可能想法变成可能。

图片 6

本文由bob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综合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租车应用鼻祖Uber诞生了,不甘于坐满是烟味的计程车而用过多次UBEHighlander服务

关键词: